• <tr id='nn6o'><strong id='nn6o'></strong><small id='nn6o'></small><button id='nn6o'></button><li id='nn6o'><noscript id='nn6o'><big id='nn6o'></big><dt id='nn6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n6o'><table id='nn6o'><blockquote id='nn6o'><tbody id='nn6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n6o'></u><kbd id='nn6o'><kbd id='nn6o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nn6o'><strong id='nn6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nn6o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nn6o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nn6o'><div id='nn6o'><ins id='nn6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nn6o'></ins><acronym id='nn6o'><em id='nn6o'></em><td id='nn6o'><div id='nn6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n6o'><big id='nn6o'><big id='nn6o'></big><legend id='nn6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dl id='nn6o'></dl>
            <span id='nn6o'></span>

            如果蠶豆會說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  二十一歲,如花綻放的年紀,她被遣送到遙遠的鄉下去改造。不過是一瞬間,她就從一個幸福的女孩兒,變成瞭人所不齒的"資產階級小姐".那個年代有那個年代的荒唐,而這樣的荒唐,幾乎改變瞭她一生的命運。
              父親被批鬥至死。母親傷心之餘,選擇跳樓,結束瞭自己的生命。這個世上,再沒有疼愛的手,可以撫過她遍佈傷痕的天空。她蝸居在鄉下一間漏雨的小屋裡,出工,收工,如同木偶一般。
              最怕的是工間休息的時候,集體的大喇叭裡放著革命歌曲,"革命群眾"圍坐一堆,開始對她進行批判。
              她低著頭,站著。衣服不敢再穿整潔的,她和他們一樣,穿帶補丁的。忍痛割愛剪瞭頭發,甚至有意在毒日頭下曬著,因為要曬黑白皙的皮膚,努力把自己打造成貧下中農中的一員,一個女孩子的花季,不再明艷。
              那一天,午間休息,臉上長著兩顆肉痣的隊長突然心血來潮,把大傢召集起來,說革命出現瞭新動向。所謂的新動向,不過是她的短發上,別瞭一隻紅色的發卡。那是母親留給她的遺物。
              隊長派人從她的發上硬取下發卡。她第一次反抗,淚流滿面地爭奪。那一刻,她像一隻孤單的雁。
              突然,從人群中跳出一個身影,臉漲得通紅,從隊長手裡搶過發卡,交到她手裡。一邊用手臂護著她,一邊對周圍的人憤怒地"哇哇"叫著。
              所有的喧鬧,一下子靜下來。大傢面面相覷。一會兒之後,又都寬容地笑瞭,沒有人與他計較,一個可憐的啞巴,從小被人遺棄在村口,是吃百傢飯長大的,長到三十歲瞭,還是孑然一身。誰都把他當作可憐的人。
              隊長也不跟他計較,揮揮手,讓人群散瞭。他望望她,打著手勢,意思是叫她安心,不要怕,以後有他保護她。她看不懂,但眼底的淚,卻一滴一滴滾下來,砸在腳下的黃土裡。
              他看著淚流不止的她,手足無措。他忽然從口袋裡,掏出一把炒蠶豆來,塞到她手裡。這是他為她炒的,不過幾小把,他一直揣在口袋裡,想送她,卻望而卻步,她是他心中的神,如何敢輕易接近?
              這次,他終於可以親手把蠶豆交給她瞭,他滿足地搓著手嘿嘿笑瞭。
              她第一次抬眼打量他。他是一個有些醜的男人,甚至有些粗糙,可是她卻分明看到一扇溫暖的窗打開瞭。
              從此,他像守護神似的跟著她,再沒人找她的麻煩,因為他會為她去拼命。她的世界,變得寧靜起來,重的活,有他幫著做,漏雨的屋,亦有他幫著補,有瞭他,她不再懼怕夜的黑。
              他對她的好,所有人都明白,鄰居阿嬸想做好事,某一日,突然拉住收工回傢的她,說,不如就做瞭他的媳婦吧,以後也有個疼你的人。
              他知道後,拼命搖頭,不肯娶她。她卻決意嫁他。不知是不是想著委屈,她在嫁他的那一天,哭得稀裡嘩啦。
              他們的日子,開始在無聲裡鋪排開來,柴米油鹽,一屋子的煙火熏著。她在煙火的日子裡,卻漸漸白胖起來,因為有他照顧著。他不讓她幹一點點重活,甚至換下的臟衣裳,都是他搶瞭洗,村民們感嘆,這個啞巴,真會疼人。她聽到,心念一轉,有淚,點點滴滴,洇濕心頭。這輩子,別無他求瞭。
              這是幸福吧?
              有時她想。眼睛眺望著遙遠的南方,那裡,是她成長的地方。如果生活裡沒有變故,那麼她現在,一定坐在鋼琴旁,彈著樂曲唱著歌。或者,在某個公園裡,悠閑地散著步。她攤開雙手,望見修長的手指上,結著一個一個的繭。不再有指望,那麼,就過日子吧。
              生活是波平浪靜的一幅畫,如果後來她的姨媽不出現,這幅畫會永遠懸在他們的日子裡。她的姨媽,那個從小去瞭法國,而後留在瞭法國的女人,結過婚,離瞭,如今孤身一人。老來想有個依靠,於是想到她,輾轉打聽到她,希望她能過去,承歡膝下。
              這個時候,她還不算老,四十歲不到呢。她還可以繼續她年輕時的夢想,比如彈琴,或繪畫。她在這兩方面都有相當的天賦。
              姨媽卻不願意接受他,一個一貧如洗的啞巴,她跟瞭他十來年,也算對得起他瞭。他亦是不肯離開故土。
              她隻身去瞭法國。在法國,她常伴著咖啡度夕陽,生活優雅安靜。這些,是她夢裡盼過多少次的生活啊,現在,都來瞭,卻空落。那一片天空下,少瞭一個人的呼吸,終究有些荒涼。一個月,兩個月……她好不容易挨過一季,她對姨媽說,她該走瞭。
              再多的華麗,也留不住她。
              她回傢的時候,他並不知曉,卻早早等在村口。她一進村,就看到他瘦瘦的身影,沒在黃昏裡。或許是感應吧,她想。
              其實,哪裡是感應?從她走的那一天,每天的黃昏,他都到路口來等她。
              沒有熱烈的擁抱,沒有纏綿的牽手,他們隻是互相看瞭看,眼睛裡,有溪水流過。他接過她手裡的大包小包,讓她空著手跟在後面走。到傢,他把她按到椅子上,望著她笑,忽然就去搬出一個鐵罐來,那是她平常用來放些零碎小物件的。他在她面前,陡地扳倒鐵罐,嘩啦啦,一地的蠶豆,蹦跳開來。
              他一顆一顆數給她看,每數一顆,就抬頭對她笑一下。他數瞭很久很久,一共是九十二顆蠶豆,她在心裡默念著這個數字。九十二,正好是她離傢的天數。
              沒有人懂。唯有她懂,那一顆一顆的蠶豆,是他想她的心。九十二顆蠶豆,九十二種想念。如果蠶豆會說話,它一定會對她說,我愛你。那是他用一生凝聚起來的語言。
              九十二顆蠶豆,從此,成瞭她最最寶貴的珍藏。